下载吉林快三助手计划
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美文悅讀 > 詳細內容
清風沉醉
來源:光明網 作者:朱以撒2019-10-08 09:24:16
瀏覽字號:
0

  到綠源山莊沒見到老鄭,他太太說去山里勞動了,過一會兒就回來。老鄭對勞動的傾心,親友皆知,每日都要勞動方才身心快樂。自從包下這二三千畝山地,他的勞動量大大增加了。窗外如波如云的海南黃花梨葉片,隨著清風搖曳著,伸手可以觸及。淡淡的香味似有若無,在清明中散發開來。一個人滿眼蔥蘢,滿耳聲長聲短的鳥鳴——正是暮春之初,山中最好的時節。

 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趣好。有的喜于對弈,下得奇緩,讓時日悄然過去;有的樂于吟唱,則滿室都是聲響;文章累書生,案牘勞形,卻止不了書齋苦讀,不舍晝夜。如果言說老鄭的樂趣,說起來讓人驚奇——他的樂趣就是種樹。而今,他的勞動大抵圍繞種樹進行,這種樂趣缺乏普遍性,只有少數人具備了空間條件。這里的山地不是荒山,有著大片的松竹之屬,和別的種樹者不同的是他的眼光——他是不滿意尋常樹種的。在他看來,同樣一座山,一樣的土壤,栽種一般的樹種和名貴樹種,其結果大為不同。可以從審美價值來說道,也可以從經濟價值來計算,而且,隨著時日的過去,名貴樹種的品質會更為人們矚目,就像收藏一截黃花梨的木料和收藏一截杉木,簡直沒有可比性。顯然,老鄭已經不是一般的種樹者,他對樹種品質的講究,也會使他的勞動更有價值,很詩意,有美感。他一天到晚在山上,和雇來的幾位村民斬荊榛,燒野草,挖樹坑,開始了一座山的嶄新里程。他的勞動更具有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色彩,鎬頭、鐵鍬、砍刀、竹杠,日出作,日入息,盡全身之力。

  當老鄭站在我面前時,全然是一個山野勞作者的形象,也只有這樣,他的勞動才真實不虛。

  孔夫子曾說,“多識于鳥獸草木之名”,從鳥獸草木身上獲得一些識見也是很必要的。老鄭識得許多草木,以為每一棵樹每一莖草都有如一個人,是活脫脫的生命,是可以琢磨的。老鄭是一位植物愛好者,有時會于林中坐定,面對一棵樹看上半天,從流暢伸展的枝條,到舒放大方的葉片,一直看到它深處的美,或雄健或清雅,或以氣勝或以韻長,都使他深味一番。每一棵樹都是獨異的,從冠蓋之形可以察覺地下的隱秘,然后知如何調理。沒有兩片樹葉是一個模子,也沒有兩個樹種的氣味如合符契,當旭日東升,每一棵樹都會在開張中散發出自己的香味,清淡的,飄忽的,似有若無的。一個人陶醉于一棵樹,一片樹林,是相看不厭的,特別是品相端莊者,挺拔光潔,無一疤痕,枝杈果斷恰如其分,可以讓人想起玉樹臨風,喻一切美好。如果一個人沒有切實的勞動,沒有勞動之后的閑暇心境,他對于一棵樹難有如此的情感。特別是夕陽西下時,鳥雀歸巢,林間漸漸深沉,他行走在回來的路上,林蔭夾道,晚風送爽,心中著實快慰。我曾在山區生活十年,閱盡山中草木,卻無老鄭這般情深,我常會看到老鄭談起樹木時那飛揚的神情,眸子里閃動著奇異的光亮。

  老鄭在南方之南待了好長一段時間。他住下來研究土質、氣候、溫度、濕度,并開始育苗。他對樹有一種敏感,其中玄奧難以對外人道,只能春鴨飲水,冷暖自知。他能看出種苗之雌雄,雌雄只有在一定的時候才會顯露在葉片的色澤上,此時就要及時將雄株去掉,留下雌的。這些育好的樹苗經過漫漫行程,落實在他的山上,這都是一些什么樹啊——海南降香黃檀、印度檀香紫檀、檀香、沉香、紅酸枝、金絲楠木,樹名上閃動著名貴的光芒。樹與樹是可以對比的,形態、神韻,尤其是樹的品質,那些優秀者,往往更讓人挑剔和考量,然后是期待。當這六七萬棵名木先后落入老鄭挖好的樹坑里,也注定老鄭此后的勞動都要在這里展開。名木生長何其緩慢,像印度檀香紫檀、紅酸枝,每次走過去,都好像紋絲不動,看不出變化。當一棵黃花梨能做成一張八仙桌,且面上是兩塊獨板,幾百年就過去了。有時看一棵樹有海碗口粗,但里面可以做木料的那個樹芯不過一個食指粗細。清人袁枚曾說,“物須見少方為貴”,一座山在百年后成為名貴之山,天下無山似此山,實在是讓人開懷的憧憬。作長久計,為后世計,在這個時日,有這樣想法的人不會太多。當老鄭融入青翠之中,他的背影就是一棵潔凈的黃花梨或是一棵沉實的紫檀。

  南朝的劉勰說,“男子樹蘭而不芳,無其情也”,說的是人與植物的關系的微妙。當人在選擇植物時,植物也在不動聲色中窺視種植者。老鄭的勞動更接近傳統認識上的本意,樸素的,實在的,舍得下氣力的,汗流浹背的。草木有本心,不負主人,便你前我后地伸展起來了,使主人感到自己的勞動不會虛擲,那滿山綠云盈目,正是對自己的致意。

  我們站在兩棵大小懸殊的黃花梨面前,靜靜感受世界萬物的差異。同樣的土質,同樣大小的樹苗,同樣的培養。后來,往往是變數,一棵漸漸長高起來了,另一棵則難以跟上。我問老鄭何以如此,老鄭沒有吭聲。生命的過程復雜幽微,充滿奧秘,沒有哪一種儀器可以測量清楚,只能說命運如此,長不高自有長不高的道理,而終了命運更是無從猜度。秦漢時的植物有的被制成木牘,寫上文字,傳到現在;有的則在倒地之后作為劈柴,在炊爨中化為裊裊青煙。相同的是,凡生命必定競爭,競勝者必獲得利益。就如這棵快長的黃花梨,它充分地占據了享受陽光的先機,長得越發招展,而那棵慢長者享用就少,在陰影下,局限大了起來。越往后,每一棵樹會越發不同,它們貌似屹立不移,卻在不斷向上延伸時為自己的生命空間極力拓展。這和人的生命是一樣的:越發強大的,越發卑微的;左右逢源的,囿守不前的;越發合于生存之道的,越發趨于邊緣死角的。可以說,一片樹林就是一個世界,人在草木中看到了自己。

  老鄭說一起去看一棵古樟樹——他對周圍的樹了如指掌,即使不在他的地盤,他愛所有的樹。樟樹巨大無朋,想當年周圍還有許多樹,只不過漸漸消失了。一棵樹老到沒有同伴,它的滄桑感就出來了,很古拙很質樸,使整個村子浮游著郁勃之氣。如同老人,老樹也是讓人敬畏的,絕大多數的樹無從生長到此時。老鄭理應無數次來此看樹,看樹時可以想很多問題。他種下的樹在多年間已大有起色,生長總是一日一程的,順其自然,至于今后如何,毋須多想。在人情往來中,老鄭最喜愛贈送他人黃花梨樹苗,他希望大家多種樹,日后長成老樹、古樹,會越見美感。種樹就種名貴樹種——他經常這么說,顯示出對于優秀品質一貫的倚重。在這里,凡有人家悠然伸出院墻的黃花梨,都會與他的贈送有關。那天他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,帶來一棵黃花梨,鼓勵我種下。名貴樹種的前程都在遠方,在我們不知道的時間刻度里,我們看不到一棵黃花梨的最終長成。所謂希望往往就是這樣,種下再說——生活秩序往往就在等待之中,除了人工所能的澆水、施肥,余下的就是耐心等待,品時光靜好。

  在老鄭綠葉掩映的山莊住了一宿,靜謐無聲亦無塵。一個人,由于熱愛勞動,漸漸使一座山有了詩意,足以棲息安心。他說山里的空氣、水、食材都是無可比擬的。此地甚好,不戀城市。一個人在綠色叢林中,看見植物生長的過程,循四季而縱斂舒卷,若清風自在。老鄭總是由此想一些實在的問題,尤其想到勞動的實在,慶幸自己熱愛勞動才有所托寄。我一直視老鄭為勞動模范,后來才知道他早些年就是全國勞動模范了。老鄭的勞動觀和其他人可能有點區別,時至今日,大部分人會想到實驗室里、流水線上、電腦屏幕前的工作,老鄭沉醉的是腳踏實地、有泥土味、有汗水的勞動。在勞動中,他看到了大地深處的力量和潤澤,看到了每一棵樹都在追慕陽光。

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

責任編輯:盧琳

返回首頁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  • 客戶端
  • 官方微信
下载吉林快三助手计划
微信棋牌现金游戏 免费棋牌游戏下载安装 正规牛牛 最新时时彩平台排行榜 北京pk10一期人工计划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丹东棋牌下载手机下载 网球比分 湖南幸运赛车历史开奖走势图 北京快乐8五行稳赚